<var id="navlw"><source id="navlw"><font id="navlw"></font></source></var><em id="navlw"><acronym id="navlw"></acronym></em><rp id="navlw"></rp>

“獅子型”干部為何成了“軟柿子”?

“作為一名村干部,我也曾滿腔熱血、立志造福村民,一度工作兢兢業業,希望無愧于組織對我的期望與厚愛,但在長期擔任村里的一把手后,權力越來越大,我逐漸迷失了自己……”接受縣紀委縣監委調查后,三門縣海游街道懸渚村原黨支部書記俞某在個人思想認識匯報中悔不當初。

連任了三屆縣人大代表,擔任了兩屆懸渚村黨支部書記,俞某曾是組織寄予厚望、群眾委以重托的好干部,也曾是村民們頻頻夸贊的“獅子型干部”。村海塘加固工程中,他認真負責、緊盯項目,使得片區防洪能力弱的問題得到了全面解決;縣“城村雙改”工作中,他帶頭拆掉自己和親戚的房屋,帶領本村率先完成縣里征遷任務……出色工作被上級主流媒體頻頻報道。

然而,這樣一位工作負責、任勞任怨的好書記怎么會偏離正道、走上歪路呢?

事情要從2018年的多封信訪舉報件說起。2018年5月至11月,懸渚村村民多次向上級紀委監委舉報:“村黨支部書記俞某利用村內大湖塘土地開發項目,肆意接受房地產商宴請……”

縣紀委監委隨即成立調查組開展調查,調查人員調取了懸渚村大湖塘土地開發的相關資料并對村兩委干部進行初核談話,確定了該房地產商為徐某。隨后,調查人員對徐某開展談話并調查了相關證據,事情逐步浮出水面。

2015年底,懸渚村與徐某所在公司簽訂《聯合建設協議書》,共同開發村內大湖塘區塊土地。自此,俞某開始了和徐某的密切交往。

2015年底的一天,徐某打電話給俞某:“俞書記,晚上有空的話麻煩一起吃個飯,我們討論一下土地開發的事兒……”

隨后,俞某應邀前往徐某公司并接受了徐某的宴請。飯桌上,徐某主動開口:“俞書記,你也知道我外地來的,在三門人生地不熟,一個人去縣里相關部門辦理審批手續怕不太方便。你看,能不能麻煩你以后有空的時候陪我一起去處理一下。”

“這種小事稱不上麻煩,之后要辦事兒,你直接打個電話給我就成。”

帶著忐忑不安,俞某接受了這第一次的宴請。之后幾年里,俞某頻頻應徐某之邀出入飯店和酒店??吹叫炷吵燥?、娛樂動輒成千上萬的支出,俞某的思想逐漸被麻痹,“反正他這么有錢,我吃點喝點也無所謂,更何況我陪他去縣里辦了這么多事兒,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俞某開始心安理得地接受宴請和禮品。

潘多拉魔盒一旦被打開,就很難再予重合。一次次的宴請讓俞某忘乎所以,沉迷于這種吃飯不愁、住宿免費的瀟灑與快感中。而另一邊,懸渚村村民因為村務不夠公開透明等原因,不斷向上級集體上訪。

貪欲膨脹之下,俞某已不滿足于徐某的宴請,隨后,他開始了主動索要。

2018年春節前,懸渚村停水,俞某打電話給徐某:

“徐老板,我村里停水了,你幫我一家人開二間房間吧,我和家人一起過去住一晚。”

……

調查發現,自2015年開始,俞某在村大湖塘土地開發期間多次接受徐某宴請,其中2016年至2018年3月份期間僅酒店住宿就達24次總計14925元。此外,俞某還將本應由個人支付的餐飲及娛樂等費用11164元掛賬至徐某公司名下,由其代為支付。

經查,俞某還存在與其他村兩委干部違規合伙承包該房地產圍墻搭建工程等嚴重違紀問題。2019年12月,俞某受到開除黨籍處分。

守不住小節終究難逃“大劫”,一次次的放縱讓俞某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從被主流媒體高頻肯定的“獅子型干部”到理想信念缺失、黨性原則喪失的“軟柿子”,俞某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在馳而不息糾治‘四風’的高壓態勢下,俞某的行為反映出其紀律意識淡薄、心存僥幸,也反映出了當前仍有部分農村黨員干部思想意識松懈、經不住燈紅酒綠的誘惑。紀檢監察機關要持續緊盯‘四風’問題,發現一起、嚴肅查處一起,絕不手軟,為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環境提供紀律保障。”縣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臺州市紀委市監委)

斗牛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