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avlw"><source id="navlw"><font id="navlw"></font></source></var><em id="navlw"><acronym id="navlw"></acronym></em><rp id="navlw"></rp>

土地流轉租金為何只付不收?

 “到賬64148元。”5月29日,安吉縣溪龍鄉后河村村集體賬戶收到了盛煌生態農業公司租金尾款。至此,這筆拖欠長達三年之久的土地流轉租金全部催繳到位。

催繳三年前的欠款,還要從縣委巡察組進駐后河村的一次巡察說起。

2019年7月,安吉縣委第二巡察組在后河村巡察查賬時,發現了一個蹊蹺的事情——這個村里的土地租金長時間只付不收。查賬顯示,2010年起,后河村每年固定向村民支付一筆金額達30多萬元的土地流轉租金,但是近兩年多來,承租方盛煌公司卻只向后河村斷斷續續地支付過幾筆租金,金額也遠不足30萬元。在進一步核查時,巡察組還發現,在拖欠大額租金的情況下,2019年1月,后河村又與盛煌公司續簽了租期長達10年的土地流轉合同。

舊賬未清,又簽新約?帶著疑問,巡察組決定一探究竟。

“這租金欠款,我們村也去要過幾次。”

“流轉土地的也不止我們一個村,別的村也沒一天到晚追著去要。”

“具體欠的租金金額倒是沒仔細核算過。”

……

面對巡察組的詢問,村干部很快一五一十道出了實情。原來,出租給盛煌農業公司土地的并不只有后河村,還涉及周邊的徐村灣村、新豐村、黃杜村、鞍山村等四個村。2010年2月,經各村協商決定,由后河村為代表與盛煌農業公司簽訂600余畝土地流轉合同,并約定每年租金統一支付給后河村后,由后河村根據各村土地流轉面積再進行二次分配。

后河牽頭、五村合轉的流轉模式,也正是后河村租金不及時收繳的重要原因。特別是近年來,隨著甲魚等水產養殖生意的下滑,盛煌農業公司出現資金周轉困難、土地租金不及時繳納后,后河村認為土地流轉是五村同時進行的,催繳租金工作應該由五村共同承擔,而其余四村卻認為流轉合同由后河村簽訂,催繳租金的任務應該主要由后河村負責。推諉、等靠的思想,也就讓各村對催繳欠租的事情變得都不那么積極。

“這是對村集體資金的不負責,極有可能讓村集體利益蒙受損失。”經小組會議討論,縣委第二巡察組決定將盛煌農業公司拖欠后河村等五村土地流轉租金問題作為立行立改項目向溪龍鄉黨委進行反饋,要求鄉黨委及時督促各村催繳欠租。

很快,溪龍鄉成立了工作專班,對各村租金收繳情況進行全面清理,并對后河村等五村黨支部負責人進行了嚴肅約談,要求限期催繳租金欠款。

五村合建催繳專班、寄發催繳款書面通知、發放律師函……在縣委巡察組、鄉黨委的督促下,后河等五村積極落實催繳責任,采用多種方式向盛煌農業公司催繳土地流轉租金欠款。功夫不負苦心人,盛煌農業公司同意分批分次向五村支付租金欠款,隨著最后一筆64148元欠款的到賬,至2020年5月,盛煌農業公司繳清了所有的51萬元欠款。

“感謝巡察組幫助我們化解了村集體經濟遭受損失的風險。”在收到最后一筆租金欠款后,后河村黨支部書記喻凱甚是激動,他當場向巡察組表態,今后將嚴格按照合同要求收繳土地流轉租金,接受五村村民監督。

(湖州市紀委市監委)

斗牛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