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avlw"><source id="navlw"><font id="navlw"></font></source></var><em id="navlw"><acronym id="navlw"></acronym></em><rp id="navlw"></rp>

古人怎樣斥蠅貪

在詠物詩中,天地萬物,皆有性情,詩人在細致描摹時,更會托物寄懷,抒發自己對人生、對社會、對自然的感悟,偶爾讀到兩首詠物詩,分別是《六月詠蠅》與《觀蟻》,放到一起品鑒,再結合詩人生平,覺得意味深長。

《六月詠蠅》的作者是清代張問陶,他與袁枚、趙翼并有文名,曾任江南道監察御史,這首詩乃五言律詩:“形穢心偏巧,端居見物情。乘時先逐臭,就熱亦飛聲。驥尾身能附,蚊雷勢竟成。炎威何可恃,憐汝太營營。”此詩并不隱晦難懂,寫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首聯用“穢”與“巧”這一組反義詞,刻畫出了蒼蠅的特征,只是形穢為真,其心巧則屬諷刺之意。頷聯直接點出蒼蠅的所作所為,趁著天熱到處嗡嗡亂舞,它不是像蜜蜂一樣去勞動,卻暴露出貪婪的本性,不管酸臭香甜,也不管什么時候,落上去便邊吃邊吐,將一切都污染了,使人憎惡不已。頸聯更深一層,分析蠅貪成因與危害,蒼蠅本身飛不高飛不遠,但若依附于馬的尾巴上,一時得勢,就會更加招搖,而單只蒼蠅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怕就怕蠅貪成群,其害也會如虎了。在結句,詩人嘆息道,可是夏天總會過去,一旦秋高氣爽,便是這些蒼蠅們死期來臨之時,而這種避涼附炎、阿諛奉承的鉆營之道不僅令人不齒,還讓人覺得可悲可憐啊。

詩人以蠅喻人,對那些如蒼蠅般的宵小之徒進行猛烈抨擊,這是與詩人清廉剛正的秉性分不開的。張問陶善于斷案,從不徇情枉法,深得民心。他在萊州知府任上時,當地遭遇水災,民生困苦,他欲大力賑濟百姓,上官卻與其意見不合,以至于他為民請命不成,長期郁郁不樂,竟逾年而病。他誓不與貪腐奸邪之人為伍,最終,將個人積蓄拿出來布施饑民后,辭官而歸。

說完了蠅,再說蟻。宋代大詩人楊萬里曾寫過一首七言絕句《觀蟻》,以小見大,言淺意深:“偶爾相逢細問途,不知何事數遷居。微軀所饌能多少,一獵歸來滿后車。”詩人不經意間看到一群螞蟻在路上來來回回地奔忙,于是發了詩興,便問這些螞蟻,你們終生為食物忙碌,儲藏那么多,還不知足地搬來搬去,可是你們那么小的肚子,又能吃得下多少呢?你看,這次外出尋食,又拖著一條大于身體數倍的蟲子,這就是你們畢生的追求嗎?聰明的讀者自然能夠讀出,楊萬里表面說的是蟻,實際說的是人,那些貪得無厭、中飽私囊的貪官污吏,不正像這些螞蟻嗎?

楊萬里之所以鄙夷庸碌的貪官,是因為他為官不貪錢物,廉潔自律,有大公無私的境界。在任一方,他總是想方設法為百姓造福,而從不為一家之私謀利,他將路費鎖置箱中,不許家人購置大件物品。他從江東轉運副使離任時,賬面結余有錢萬緡,他不為所動、一文不取。有一次,他要赴京任職,同僚們決定擺一桌酒席與楊萬里話別,但楊萬里不想助長迎來送往之風,于是乘著夜色,悄然離開。當同僚們前來家中相邀時,只見書桌留有一箋,題為《夜離零陵以避同僚追送之勞留二絕簡諸友》,詩曰:“已坐詩臞病更羸,諸公剛欲餞湘湄。夜浮一葉逃盟去,已被沙鷗圣得知。”清風舒徐,碧波蕩漾,見證著他那一顆晶瑩剔透的廉心。

蠅貪蟻腐,說小可不小,它關乎億萬民心,正如散曲《醉太平·譏貪小利者》寫的那樣:“奪泥燕口,削鐵針頭,刮金佛面細搜求,無中覓有。鵪鶉嗉里尋豌豆,鷺鷥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內刳脂油,虧老先生下手!”蠅貪蟻腐若敢下手,重拳出擊必緊跟后頭。(王影)

斗牛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