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avlw"><source id="navlw"><font id="navlw"></font></source></var><em id="navlw"><acronym id="navlw"></acronym></em><rp id="navlw"></rp>

一次檢查牽出一個暖心故事

“以后……下大雨……不怕了。”當安吉縣報福鎮紀委書記、監察辦主任歐冬生帶著暫住在外的任鋒鋒回到“家”的時候,他興奮地圍著新房繞了幾大圈,摸著一面面厚實的墻壁,憨憨地朝著歐書記笑著說道。

去年冬天,報福鎮紀委扶貧領域專項監督檢查小組來到洪家村走訪困難群眾。“這家人都有點‘搭不清’的,也是怪可憐的。”洪家村塢口頭自然村村民指著一幢老土房告訴檢查組,土房里住的是任鋒鋒一家四口,父親任文成因十幾年前的一次意外,腦部受傷而成為了三級智力殘疾,一家人全指著任文成的低保過日子。

“但清單上明明是一個人有智力殘疾,怎么到了村民口中就變成了全家?”帶著疑問,檢查組來到了任鋒鋒家。眼前這幢建于四十年前的老土房,墻體已裂了幾道口子,頭頂的瓦片也能透著光亮,屋內更是找不到一件像樣的家具。歐冬生說:“一家人都只是呆呆地朝我們看著,攀談幾句后,我就發現村民的話可能并不假。”

微信圖片_20200615173647

檢查組立刻找到當地鎮村干部了解情況,沒想到鎮村干部訴起了苦衷:“歐書記,我們也想帶他們去做智力鑒定,但是任家不愿意啊。”據他們介紹,任鋒鋒及其家人對智力鑒定很反感,固執地認為智力殘疾就是傻子。而危房改造事項,根據現有政策縣、鎮兩級危舊房改造補助合計僅有3萬元,資金缺口甚大。

智力鑒定不配合、危房改造缺資金,任鋒鋒家似乎看不到半點希望。“脫貧攻堅,有困難才需要我們去攻堅,任家的危房今年一定要扒了重建。”在鎮里的扶貧攻堅大會上,歐冬生向鎮村干部下了“死命令”,誰不作為就問責誰。而這個“死命令”既是下給鎮村干部的,也是下給鎮紀委的。

為了能讓任家改變現在窘迫的生活現狀,在鎮紀委的指導建議下,決定實施“先做鑒定、再改危房、后謀就業”三步走的扶貧幫扶措施。“做了鑒定,我們才能有更多的政策照顧嘛!”“門口鄰居都這么好,哪里會有人看不起你!”……為了打消任家的顧慮,鎮紀委與鎮村的干部一起一次又一次地上門做起了“說客”,把鄰居的態度、鑒定的好處一項一項反復地向任家人做了說明。、

微信圖片_20200615101535

“你們肯定不會騙我們,鑒定我們去。”將心比心,最終任家人同意了做智力鑒定。2020年1月,任鋒鋒及其母親被鑒定為智力四級殘疾,當月就申報了低保,全家每月可享受低保救助、殘疾人護理補助等費用3492元。而其弟弟任路路的鑒定也已于6月11日進行,目前正在等待鑒定結果。

 危房改造是更大的難題。為了籌集到危房改造的資金,鎮紀委的干部與鎮村干部一起把住建、民政等所有條線的政策都研究了個遍,各職能科室跑了不下十余次,經過大家逐條逐項比對,先后又梳理出殘聯殘疾人危房改造補助、慈善總會殘疾人分會救助等多條補助政策。“沒想到有這么多愛心人士捐款捐物。”歐冬生說,在爭取政策的同時,報福鎮內愛心人士、企業家也紛紛伸出援手,最終,危房改造的資金全部籌集到位,資金使用也確定由鎮、村、村民代表、愛心人士共同參與監督。

 

4月20日,這幢“刺眼”老土房終于被推倒了,現場盡是舞動的挖機、忙碌的工人和憨笑的任家人。

微信圖片_20200615101525

但是,扶貧之路并沒停止,還要為任家人謀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

“我們廠也真沒適合的崗位。”“來了我們也不好管理啊。”……為了幫任鋒鋒找工作,鎮紀委與鎮村干部一起走訪不少企業,但大多一聽情況介紹就婉拒,少數同意接收的也都因為任鋒鋒個人原因干不了而辭了工。經過層層篩選和反復溝通,最終本地一家手工企業愿意接收任鋒鋒做學徒工,在大家的共同幫助下,1個多月來,任鋒鋒逐漸適應了工作環境和工作強度,很有可能在此獲得工資收入補貼家用。

歐冬生說:“做了智力鑒定、蓋了新房、當了學徒工,任家人這大半年來的變化是我們鄉鎮脫貧攻堅取得的一個階段性成果。當然,任家人的脫貧不會一蹴而就,更不會一勞永逸,作為鄉鎮脫貧攻堅的監督領導,對他們的幫扶將永遠在路上。”

斗牛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