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avlw"><source id="navlw"><font id="navlw"></font></source></var><em id="navlw"><acronym id="navlw"></acronym></em><rp id="navlw"></rp>

“调头用用嘛,除了会计也就你我知道……”

“你听说了没,原来的村长张忠也被判刑了,可比书记老丁严重多了!”

“张忠恣意妄为惯了,早晚得出事,他这是罪有应得!”

前些日子,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板桥村原村委主任张忠(归案时任板桥村党委书记职务)一审宣判的消息传回村子里,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村民们都在拍手称快、奔走热议。那么,板桥村村民们如此愤懑不平的背后,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图为张忠一审庭审现场

▲图为张忠一审庭审现场

独当一面 赢得信任

事情还要从2011年3月说起。当时正值换届,已经在板桥村工作了三年的张忠当选为新一任的村委主任,开始与书记丁仁全搭档管理村里全面工作。

起初,张忠和丁仁全互相配合着,把板桥村大大小小的事务管理得井井有条。慢慢地,张忠对村务工作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上手了,里里外外都能独挡一面,赢得了丁仁全的肯定和信任。

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丁仁全十分认可张忠的工作能力,觉得他挺能干的,已经完全不需要自己再额外操什么心了,便渐渐开始了“无为而治”,实行“懒政策略”,把村里事务“全权”交由张忠打理。

 贷款到期 动起“歪脑经”

2012年8月的一天,张忠遇到了点“麻烦事”。当时他正在办公室坐着,突然接到一通银行的“催款”电话,原来是他个人经营的副业有一笔50万的商业贷款已经到期了,银行扣款未成功,业务员便打来电话催促提醒,张忠这才想起自己贷款到期的事情。

他当即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向熟悉的朋友紧急借钱周转,但是都不凑巧,没能顺利借到,最快也要等个几天,一时之间,张忠心里有点暗暗着急了。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村会计敲门走了进来,张忠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周转资金的好办法。

和村会计说完工作上的正事,张忠貌似平常地又交代了一项事情:“等下你从经合社账户给我的绿化工程公司打50万,我调个头用用,过几天就转回来。”

张忠说得不动声色,村会计应了一声就照办了。

贷款?;獬?,张忠心里松了一口气。

暗箱操作 三年挪用650万元

大约半年后的一天,一向“默默无闻”的丁仁全突然找张忠,说自己合伙人的茶叶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临时借40万应应急。张忠一听,顺势就把上次“自作主张”的事情向丁仁全“坦白”了,他看书记听了也未置可否,就假装随意地支了个招:

“村里账户上有钱,转个账不当紧,反正是调头用用嘛,除了村会计也就你我知道。”

张忠说得“滴水不漏”,丁仁全因为急用也就“默认”了。

从那以后,丁仁全和张忠两人之间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但凡生意上有个急用钱的时候,就跳过村班子会议、村民代表大会和股民大会,口头向村会计交代一声,采用不记账的方式,擅自挪用板桥村集体账户里的资金来为各自的企业及朋友进行转贷,各自对出借钱款负责。

久而久之,丁张二人对这套“腾挪戏法”的暗箱操作甚为满意,彼此心照不宣,私下里还约定了“互不干涉”原则,真是令人瞠目。此后三四年的时间里,两人各自挪用公款6次,其中最长的一次挪用24天。据统计,丁仁全共计挪用集体资金310万元,张忠共计挪用集体资金340万元。

 火中取粟 终落法网

在“恣意弄权”中尝到甜头的张忠开始尝试更大胆的“火中取栗”。2014年1月,在双浦镇科南路借地项目中,张忠利用协助镇政府开展借地补偿资金发放管理等工作的职务便利,通过伪造银行转账单据的方式,冒用被补偿人葛某之名,将地面附着物补偿款50万元“轻轻松松”揣进了自己的腰包,用于个人经营性活动和日常消费支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西湖区纪委监委陆续收到关于张忠的举报信。

2018年10月,西湖区纪委监委对张忠采取留置措施,并逐一查实了丁仁全、张忠的违纪违法问题。

2018年12月,丁仁全、张忠被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9年1月,西湖区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判处丁仁全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2019年9月,西湖区人民法院以挪用资金罪、贪污罪等数罪并罚,一审判决张忠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5万元。

法庭向张忠宣读一审判决结果

法庭向张忠宣读一审判决结果

“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丁仁全、张忠一案给我们深刻提醒。”结案后,西湖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近年来,针对村社小微权力运行中存在的制度漏洞和廉政风险,西湖区进一步健全村社集体“三资”管理体系,用制度来规范管理行为和监督行为,把清廉乡村建设压紧压实到村社“最后一公里”。

斗牛最新版下载